單立文寫真照片

單立文的生日是0999年11月30日,出生在香港。

音樂人出身的單立文是當年香港最好的貝司手之一,Chyna的樂隊拆夥,黃良升,單立文和蘇德華等又組成了Blue Jeans(大名鼎鼎的藍戰士).他們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和藍色牛仔褲一樣被大眾接受.Blue Jeans在當時的香港樂壇屬於呼風喚雨級別的樂團.後來,分開了,單立文改行拍電影去了,演過不少角色,周星馳賭俠里的賭霸(不知道是不是確切),英雄本色里的高衙內等,不過令人演過不少三級片(如《金瓶梅》中的西門慶)。在《望夫成龍》他演關秀媚的前男友,《賭俠》里演第一反派海珊,都是有點囂張有點賤的角色。
單立文雖然在影壇的名氣不算是很大,但在演「三級片」方面卻絕對稱得上專家,在他所主演的影片,想找一部不是三級的都難,常言道「術業有專攻」,單立文的專業應該就是「脫」和「盪」了。而且與眾不同的一點是,單立文對「金瓶梅」特有研究,相信其中的情節他都能倒背如流了。
口說無憑,看看他主演的影片你就知道了,1989年他主演過《潘金蓮之前世今生》,1991年他主演過《金瓶風月》,1994年他主演了《少女潘金蓮》,1996年他主演了《金瓶梅》。這回你應該相信我的話了吧,就憑演這些片子的經驗他也能算是半個「金瓶梅」專家了。除了演「金瓶梅」系列之外,單立文的大作大家可以從名字就能判斷出是何種作品,《聊齋艷譚》、《素女經之挑情寶鑒》、《聖女的慾望》、《夜生活女王之霞姐傳奇》,諸如此類一看名字就令人浮想連翩的影片,都是單公子赤膊上陣之作。
另外,單立文和Beyond有良好的關係,他就是家駒出棺時的四個扶棺人之一.

誰說三級片里沒有好的演員,看完了《新金瓶梅》里的單立文演的西門慶,就知道了,如果但是說演技,我個人認為,演三級片更加難,有勇氣已經不容易了,演好就更加難。能夠把西門慶演的如此傳神,不是一個簡單人可以作到的,。且不說立文是三級片的代言人,就說他的扮相,已經讓人心醉了。雖說是三級片,但是唯美程度大大超過了三級程度。在這部5集的短劇中,立文把西門慶這個歷史以來有很大爭議的人物演得活靈活現,通過在生活中的囂張跋扈,和對女人的殘忍的手段。表現了人物的獨特的個性。最傳神的當然要屬床上戲了。片中他與金蓮的床上戲最多,時而霸道強硬,時而溫柔多情。不難看出他是真心喜歡潘金蓮的,對他哪個老婆也沒有象對潘金蓮那樣真心過。只不過他是天生風流成性的人,但是還是對金蓮最常情。在第一集中,他就打了潘金蓮,但是打過後他更愛她了,也許真的是打是親罵是愛吧。在打潘金蓮的時候,他也是生氣為什麼潘金蓮還想著武松。打完后,金蓮受傷了,在床上,金蓮大喊疼。這個一向跋扈的男人,居然會變換作愛的位置來遷就金蓮,並溫柔關切的問:「這樣還疼不疼?」也許只有潘金蓮才能讓他說出:「爺會疼你的,你是我的,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看到後來,又想到這個情景,真是有些接受不了,西門慶最後的慘死,在死前還一直喊著五娘(潘金蓮)。

   一個眼神,一個笑容,甚至嘴角微微一動,單立文都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全新的西門慶.一個更加多情的西門慶,一個更加溫柔的西門慶.這個一生中有數不禁的女人的男人,早就預料到自己會在牡丹花下死.可是沒想到會死的那麼慘.奇怪.單立文演的西門慶雖然很壞,但是就是讓人恨不起來.越是壞就越是喜歡他.他用毒害死了武大.施計陷害了武松.為了李瓶兒不惜害死了自己的兄弟花子虛,又燒傷了蔣竹山.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可就是恨不起來他.也許這才真正是西門慶的人格魅力.只是讓單立文詮釋得更加到位.

  單立文演繹了一個敢愛敢恨的西門慶.對於女人,他從來都不缺.但是眼裡不揉沙子.即使是他最喜歡的,他也毫不留情.他最討厭女人之間爭風吃醋.被他修理的女人真是不少,四娘雪娥被他痛打后,不幸燒死,二娘嬌兒險些被他一劍殺了.真不知道他有多愛女人,又為何對女人如此無情.立文將這個內心矛盾的西門慶演繹得恰到好處.

  然而這樣一個男人,也有另人傷心的事情,得來不易的兒子在滿月那天死了,本來就病重的西門慶徹底崩潰了,真的斷子絕孫了.他再經不起打擊,再度回到五娘身邊,他希望五娘說:"我是你的,我的心裏只有你.不愛武松."但是他還是未了心愿.潘金蓮寧可不要他的萬貫家財也不肯這樣說.這無疑是對西門慶的又一打擊.他真心對待的女人原來心裏還是想著別人.此時的西門慶再不是以前那個威風凜凜的西門慶,也許此時他才平生第一次嘗到失戀的滋味.虛弱的西門慶被大娘灌了春藥,精盡噴血.真是應了他那句"死也要死在牡丹花下".為了霸佔家產,大娘急匆匆的將西門慶毀屍滅跡.就在最後一刻,原來發現西門慶沒有死,只是太虛弱暈了過去,但是狠心的大娘居然將西門慶活活燒死.看到這裏,我真的希望他不要死,在恢復往日的神采.真的別死.你死了之後金蓮怎麼辦呢?大娘會饒了她嗎?可憐的金蓮,雖然西門慶答應過她,在死之前一定安排好她,但是一切來的太快了,他根本沒有時間安排好他最愛的女人,就這樣帶著遺憾,帶著對女人們的一一不舍走了.導致金蓮被賣到妓院.真是可悲的命運.對西門慶對金蓮都是可悲的命運.

我一直心醉於香港樂壇那個我沒有趕上的80年代中後期。其實並沒有錯失當時氣勢洶洶的主流樂壇,卻因消息閉塞錯失了那幾年的夾Band風潮。倒退十余年,那時大陸引進的香港樂隊著實太少,也只得當時在香港樂壇處於一線的那幾個:達明一派、Beyond、太極,像Raidas、浮世繪、風之谷、夢劇院等,都是只聞其名難得其聲,窮其心力也只翻錄到一鱗半爪,致使後來只要見到這些名字的唱片,通通照單全收。倒是BLUEJEANS,當初因了他們與林憶蓮合作的《下雨天》,使我格外留意,也就因此存下了些他們的東西。而今日的再版風總算了我心愿,讓我擁有了他們1990年于解散前推出的精選集子。
  說起來,BLUEJEANS也算是80年代樂隊潮里不多見的一支打入主流樂壇的樂隊。當時樂壇的那些樂隊,大致可分為兩派:一派是深受英倫新浪潮影響的電子樂隊,像達明一派、Raidas、風之谷,一派卻是走當時歐美流行的POP-ROCK路線的樂隊,如Beyond、太極、還有就是BLUEJEANS。其實BLUEJEANS的樂風也不全是POP-ROCK,也有為數不少的具香港傳統流行曲風的歌曲。樂隊的三位成員:黃良升、蘇德華、單立文以前都是為他人做嫁衣的香港老牌吉他手,主要從事編曲、作曲和演奏,后因興趣相投和受夾BAND風潮影響,遂同組樂隊,三位成員皆能作詞作曲,核心為黃良升。
  1986年,BLUEJEANS推出專輯《永遠是你好友》,那首林憶蓮的早期名曲《下雨天》就出現在這張專輯里。《下雨天》共有兩個版本,一個是BLUEJEANS演唱的版本,收于大碟《永遠是你好友》;一個是BLUEJEANS與林憶蓮合唱的版本,收于林憶蓮的大碟《放縱》。的確是首好歌,具備流傳素質:流暢的旋律、電子味的編曲,耐聽又容易上口,黃良升的才華由此可見。重新聽了一遍林憶蓮VS BLUEJEANS的版本,1986年的林憶蓮,那醉死人的氣聲尚不明顯,演繹歌曲那獨特的細膩婉轉一時也還未能叫人領會,只是,在咬字的啟承轉和間,仍是可以嗅出後來Sandy迷死眾生的那種氣味。時日溜走,現今聽1986年林憶蓮已是有絲奇妙感覺,何況還扯出這曾扶持過初初出道的林憶蓮的BLUEJEANS!
  這張早期專輯里還有一首較為有名的《不回頭》,是電影《法中情》的主題曲。驚訝的是此歌竟是林夕填的詞!1986年,那個尚處於Raidas時期的林夕,給Raidas填的詞通通長得很(這也是早期林夕最顯著的特點),這首《不回頭》卻倒是簡單明了,一句「是否,如年華幸運一一擁有,對真心卻會沒感受」,依稀可辨認出今日風範。另一首也是林夕填詞的《奇遇》,構思亦巧妙,用兩則遭遇說明情侶間那種「相欺相騙又相愛」的尷尬處境,這也正是林夕後來一貫持的態度:愛海兇險,愛與被愛似競技賽。專輯中還有一首蘇德華作曲的《人到無求》,這位馳騁樂壇十余載的香港皇牌吉他手,除卻一身出神入化的技術外,在早期創作的歌曲竟是很順耳呢。
  香港的夾BAND潮退去得很快,絕大多數樂隊都是曇花一現,在短暫的組合出版過一張專輯后,就告解散,難得BLUEJEANS還留下幾張專輯。在發行於1989年的大碟中,BLUEJEANS竟然改編了《千千闋歌》。其實《千千闋歌》亦是改編的日本歌曲,但一直以來,港人都偏執的喜愛這段旋律。同樣的曲調,不一樣的填詞,數得出來的就有三個版本:陳慧嫻的《千千闋歌》(林振強填詞)、梅艷芳的《夕陽之歌》(陳少琪填詞)、BLUEJEANS的《無聊時候》(小美填詞)。難得的是這三個版本都推出於1989年,「撞車」撞成這樣,也算奇觀了。我總覺得這旋律是因了《千千闋歌》這個首唱版本的成功,成了反映「九七」引發的移民潮的最佳旋律,而港人對之的偏愛足可窺見80年代末「中英聯合聲明」發布后,港人惴惴的情懷。1989年的BLUEJEANS還有《也許明日遇上》、《火種》等歌曲,在形式上都是傳統的香港流行曲風的模式,但在內容上卻逃開了靡靡情歌的框框,主要以描述友情、祭奠青春歲月、宣洩迷惘彷徨、甚至勵志等主題為多,這也是當初的樂隊潮對樂壇的主要貢獻之一,使樂壇除去那鋪天蓋地的無病呻呤的歌曲外,還有一點別的聲音。
  但BLUEJEANS也未能像達明、BEYOND一樣走得更遠,1990年在SONY唱片公司推出精選集后即宣布解散。其實在1990年,那首《豈有此理》還入選「無線」季選十大勁歌,算是BLUEJEANS在樂壇最好的成績了。也是難為了這些樂隊,80年代的香港樂壇,被幾家跨國唱片公司所把持,缺乏獨立、小型、個性化的本土唱片公司,其濃厚的商業氣息也桎梏了香港流行音樂的多元化的發展,倒是九十年代因為湧現了不少像「非池中」等本土獨立唱片公司后,香港地下樂隊的紛紛興起才得以有後盾,而80年代的樂隊算是沒趕上好時候。平心而論,1990年臨解散前的BLUEJEANS無論在音樂的創作或製作上都是有長足進步的,像《午夜情人……Dreamgirl》、《浪漫的年頭》、《人生酒庫》等歌曲都值得留下。此時候的BLUEJEANS更精於旋律氣氛的營造,編曲也不再單一,具有優勢的吉他元素也更多元化,你會發現三君子的木吉他也是奏得很漂亮的。
  私以為BLUEJEANS最出色的作品是《藍戰士》一曲,潘源良的詞根本就是為BLUEJEANS度身定做的,而三君子的合唱不僅彌補了各自聲音的蒼白,還可從中強烈的感受到樂隊間的深厚情誼。就如歌中所唱「他清楚,他的歌真的好,儘管多麼古老,世界卻愛新的一套」,夾band這條路的艱辛和當中遭受的挫折委屈,相信每個樂隊說起來都是一番血淚史。難得志同道合的人能夠走到一起同為理想打拚,艱辛也因有了共同的理想而可以苦中作樂。都是一個個倔強的身影,都是小路上的躅躅獨行,但BLUEJEANS卻唱出心聲:「戰士路,隻身走到老!」解散后的BLUEJEANS,單立文改行去拍電影,有時只能靠拍三級片來維持生活;黃良升在做了一段幕後伴奏吉他手后,乾脆去推銷保險單;只剩得蘇德華繼續為他人作嫁衣,頻繁出現在別人的唱片製作名單里,倒也成了香港前輩級的吉他手,只是再也沒寫過旋律。回望前事,無限唏噓,只借得這些舊歌安撫著回憶。曾經有過,曾經做過……句句「曾經」二字抬頭,多麼悲涼的況味!旋律遺失在了時間的罅隙里,再拾回,因缺了當日背景的支撐,竟像是走調的風範弄得變了味道,一時間,這記得與不記得之間,也辨不清了是幸非幸……

單立文63630
單立文117005


單立文演出的電影

單立文曾經參與演出的電影包括 終極獵殺 (1994), 水滸傳-英雄本色 (1992), 金瓶梅 (2005), 下一站彩虹 (2004), 半妖乳娘 (1991),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1989), 聊齋艷譚 (1987), 千歲情人 (1994), 無敵反斗星 (1995), 恨鎖金瓶 (1994), 少女潘金蓮 (1994), 金瓶風月 (1991), 火雲傳奇 (1994).


上傳單立文的照片




關於單立文的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用戶可以立即顯示評論
(必填)
(必填) - 不公開
(可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