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文迪寫真照片

鄧文迪的生日是0999年11月30日。

她18歲時離開中國,14年以後回來,她的名字成了文迪.鄧.默多克。她嫁給了那年69歲的世界傳媒大亨默多克,總資產超過400億美元的新聞集團,從此誕生了一位來自中國的王后。
  自我評價:我是一個進取上進的人。無論做什麼,我都盡心儘力。在家人和朋友需要幫助的時候,我總是隨時伸出援助的雙手。人生充滿了跌宕起伏,不管是順鏡還是逆境,我都會找到美好的東西,使生活儘可能地完美。
  早在69歲的默多克決定迎娶生於江蘇徐州的31歲女子鄧文迪時,就有好事之人預言這個家族的麻煩來了。儘管鄧文迪一再向世人表明自己愛情的純潔性,但是默多克畢竟不是一個開雜貨店的老頭,而是掌管著400多億美元企業資產和100多億個人資產的超級富豪。
  1999年6月25日,在紐約港外那艘豪華遊艇上的婚禮上,儘管默多克的四個成年子女全部出席,但是這個家族已經開始出現裂痕。而此後默多克對於跟自己子女差不多年紀的嬌妻的寵愛,屢屢使他與自己的子女發生齟齬。
  儘管如此,默多克與鄧文迪婚後的甜蜜生活一直持續著,因為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觀,他從一個「工作狂」變成了一個「生活享受者」。默多克的親密助手形容鄧文迪是一個出色的工作夥伴,她雖不擅長社交,但卻聰明過人;她並非天香國色,但卻和氣溫柔,極大地緩衝了默多克在工作中的壓力,使他能夠經常保持一種愉快的心情。
  默多克和安娜一直被視為擁有美滿婚姻的夫婦的神話,可事實上,在1973年,默多克的傳媒帝國擴展到美國后,他和妻子關係就開始變得疏遠。
  1996年秋,默多克到香港StarTV總部視察,在一個盛大的雞尾酒會上,鄧文迪的窈窕身影吸引了默多克的注意,於是他認識了當時還是亞視實習生的鄧文迪,兩人甚至交談了好一會兒。這一點,很讓幾位高層僱員驚嘆,因為近來他們發現很難讓大老闆專註地談話,而鄧文迪居然有本事與他第一次就談這麼長時間。不過,沒人會想到這竟然是他們忘年戀情的開始。
  多人發現,此後默多克在香港停留的時間多了也長了。鄧文迪多次為默多克做翻譯,又陪同他訪問中國。1998年1月,鄧文迪開始以翻譯的身份公開陪伴在默多克左右。直到1998年10月,」老闆與秘書「間的工作關係才正式升格為情人。兩個人都非常欣賞對方如影隨形的相伴,默多克經歷了太多生意場上的勾心鬥角,而和氣又善談的鄧文迪帶來了輕鬆自如和精神上的愉悅,更何況從事媒體經營的她當然也能夠稱職地」相夫「。
  鄧文迪出生在江蘇省第二大城市徐州,後來由於父母工作的關係全家搬到了廣州。她的父親是廣州一家機械工廠的廠長,母親的職業不詳,另外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兄弟。他們全家六口住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以中國的標準來說,談不上寬敞,但也決不狹窄。至於鄧文迪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名好學生,成績一向不錯,還是學習排球隊的成員。16歲時,她考入廣州醫學院。應該說,到此為止,鄧文迪的經歷和大多數的中國城市女孩並沒有什麼不同。換句話說,你和她是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無論是對你還是對她,成功都很遙遠,但機會是均等的,就看怎樣去把握了。
  對鄧文迪而言,改變命運的第一個契機出現在1987年。在這一年裡,她認識了一對來自加州的美國夫婦,Jake Cherry和他的太太。Cherry先生當時50歲,正在廣州一家中外合資生產冰櫃的工廠工作,而42歲的Cherry太太因為丈夫的工作關係,也來到了中國。鄧文迪能夠認識他們,是因為剛好Cherry太太有這個閑暇,能夠幫助她提高英語水平。應該說,當時外國人在中國雖然不像現在這麼多,但別忘了這是在廣州,中國最早向世界打開窗戶的地方,在那裡,要想結識個外國人實在也並不是件難事,找個外國人補習英語也是當年洶洶湧涌的出國潮中很多人都有過的經歷。可是,儘管這隻是一個很普通的機會,鄧文迪卻抓住了它並充分地運用了它,使之為自己帶來了最大的利益。1988年2月,鄧文迪在Cherry夫婦的幫助下獲得學生簽證,進入一家社區學院,Northridge加州州立大學學習。他們甚至讓她和自己五歲大的女兒合用一間卧室和一張帆布床,並且承諾資助她的學習費用,直到她學成為止。
  與大多數必須為自己的生活而四處奔波的中國留學生相比,此時鄧文迪的狀況無疑是好得多了,但要說成功,那還差得遠,顯然鄧文迪也是這麼認為的。很快,Cherry太太在丈夫處發現了一大堆鄧文迪風情萬種的造型照片,且這些照片是在中國時就有的,拍攝於廣州酒店的房間里,那時鄧文迪18,Cherry比她老30歲,而Cherry先生也承認:他已經被這個年輕的女人所吸引。1990年2月,在與太太離婚後不久,Jake Cherry與鄧文迪結婚。至此,我們或許可以說,這個來自廣州的年輕女孩鄧文迪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她實現了當時很多中國女孩兒夢寐以求的願望,找到了一個美國丈夫,儘管這個丈夫的年齡已經可以做她的父親,但畢竟從此她進入了美國社會。
  如果是你,是不是就此滿足了呢?鄧文迪可不是這麼想。兩年零七個月後,她和Cherry先生的婚姻走到了盡頭,這個時間比獲得綠卡所要求的時間——允即許她作為外國居民永久在美國生活和工作的時間——只多七個月。而按照Cherry先生的說法,他和鄧文迪共同生活的時間,實際上「最多有四到五個月」,期間,Wendi和Cherry結婚後四個月,Cherry就要趕她走,原因是他發現Wendi外面有人。離婚後鄧便赴耶魯讀MBA了。
  不管你怎樣評價鄧文迪,必須要承認的是,她相當聰明。據加州州立大學的Daniel Blake教授回憶,當時鄧文迪和另外三名本科生組成一個四人小組,她們經常一起吃一起學習,曾合作過一個大型書面計劃,分析財政政策對美國經濟的影響,而這個小組成為了Northridge校園有史以來通過該校經濟系的最佳小組。從加州州立大學畢業后,鄧文迪進入了耶魯大學商學院,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薦信中,她被稱為是「Super」學生。在此期間,鄧文迪還曾在洛杉磯郊外的一家體操學院工作,這所學院是由中國著名的體操王子、榮獲奧運會金牌的運動員李寧經營,鄧文迪在這裏負責學院的中國教練與學齡客戶父母之間的聯絡工作。
  1996年,鄧文迪從耶魯畢業,準備謀求到香港發展。這時,命運之神再次青睞了這個女孩,鄧文迪獲得了她一生中一個非常關鍵的機會。在飛往香港的飛機上,鄧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聞集團的董事Bruce Churchill旁邊,當時這位先生正準備上路前往香港擔任Star TV的副首席執行官。一生中,我們能有多少次這樣的機會與這樣重要的人士相遇呢?你是不是會因為膽怯,或是沒做好準備,而就這樣讓幸運女神檫肩而過呢?反正,鄧文迪不會。儘管缺乏在娛樂業的從業經驗,但憑著長青藤學校的商務學位以及精通英語、粵語和普通話的
  有利條件,飛機還沒到香港,她已輕而易舉地謀到了衛星電視公司總部實習生的工作。
  在Star TV工作期間,鄧文迪保持了她一貫的作風,她非常努力地爭取每個表現自己的機會,從不打無準備之仗。據當時她的同事形容,鄧文迪經常會毫不猶豫地、不聲不響地走進高級執行官的辦公室,同他們進行討論並提出大胆的建議。
  當然,對於志向遠大且善於把握機會的鄧文迪來說,在新聞集團的香港分支機構里做一名級別不高的僱員,根本不能令她滿足。我們並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鄧文迪把她的目標鎖定在了她的老闆,新聞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默多克(Rupert Murdoch),這個比她大三十八歲,但卻在全世界媒體中具有舉足輕重作用的男人身上。但很顯然的是,自從1998年初,鄧文迪以默多克上海、北京之行的隨行譯員身份第一次出現在這位傳媒大王的身邊之後,後者便被她所吸引了。很快,Star TV的員工們開始對兩人之間的羅曼諦克議論紛紛,他們被發現在香港的一次晚餐會後手牽著手。1998年5月,默多克與他結婚31年的妻子Anna分手。第二年6月,他們正式簽定離婚協議。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離婚協議生效日僅僅17天後,默多克在泊於紐約港的私人遊艇Morning Glory號上與鄧文迪舉行了婚禮。來賓中包括特意前來助興的威爾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羅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鄧文迪,這個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廣州小女孩,終於登上了她人生的頂峰。
  有很多人認為,默多克之所以會看上鄧文迪,是看中了她身後所代表的巨大市場,不少媒體甚至用「娶了她就娶了中國」這樣的字眼來形容這場婚姻。可是,在Kallen看來,鄧文迪的中國背景是個有利條件這沒錯,我也不敢說在默多克考慮他的第三次婚姻時,這個因素毫無意義。但問題是,中國有這麼多的女孩子,條件比鄧文迪好的多得是,為什麼偏偏是鄧文迪成了這個幸運兒?對此Kallen的回答是,這個女人確實有她的不凡之處。
  在墜入愛河之後,默多克總不失時機地向親友們推銷女友的形象,他帶著鄧文迪給姐姐祝壽,同時又雙雙拜見老母。鄧文迪當然不會丟面子,她的聰明、溫和以及非常獨特的感覺給默多克的親人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也把她自己成就為傳媒大王的第三任妻子。
  為了永結新歡,默多克只好斬斷舊情。1998年4月,默多克和安娜通過媒體對外宣布,決定結束他們31年的婚姻。1998年10月的董事會上,安娜突然接到丈夫下達的逐客令,要求她離開集團董事會。這時,鄧文迪已經是默多克公開的情人。對外界默多克顯得很有風度,但在私下裡,默多克甚至不肯給安娜任何選擇的餘地,只是無情地命令她必須離開。
  安娜的告別演說充滿絕望:」這不僅是我婚姻的結束,也是我生活的結束......離開他我感到非常難過。「一些董事眼裡閃著淚花,目送這位自18歲起便為新聞集團儘力的女人在她大兒子的陪伴下黯然離去,也正是這時候,默多克的四個子女開始在心裏深深地記住了鄧文迪。
  不過安娜為離婚設置了一個條件:默多剋死后,作為妻子的鄧文迪無權繼承他的任何遺產,除非鄧文迪婚後能生個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時,她的子女恰好不滿18歲,鄧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很清楚,默多克被診斷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須進行放射治療,同時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聞集團的財產即使沒落在安娜的手裡,也將由子女繼承,不會旁落「外人」。
  為了能儘快迎娶鄧文迪,默多克咬牙籤下了離婚協議。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婦的離婚完成,僅在17天後,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與鄧文迪舉行了婚禮。
  但是鄧文迪怎麼可能甘心接受這樣的安排:守著一個身家百億的老公,卻不能動其中的一分錢,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掃地出門、遠離新聞帝國!真正了解鄧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會滿足於做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
  安娜怎麼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療前,早已將自己的精子抽取並冷凍,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是鄧文迪的主意,但顯然鄧文迪在不聲不響之間掌握了主動,把離婚協議中的不利條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寶」——試管嬰兒,鄧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個寶寶格雷斯,一個孩子顯然還不保險,2003年6月,鄧文迪又為默多克生下了一個女兒。終於「母憑子貴」,默多克很快抱著幼女宣佈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機會,即使是格雷絲和克洛伊,她們儘管年齡很小,但她們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樣的承諾。」
  而在鄧文迪生下第二個女兒后,默多克很快樂地宣布,這讓他無限期地擱置了退位的打算,因為他和第三任妻子鄧文迪組建的新家給他帶來了無限活力。這樣,鄧文迪又輕易贏了第二回合。
  儘管鄧文迪在嫁與年長她32歲的默多克為妻后,一直保持著賢妻良母的形象,極少在公眾場合露面。但是,默多克長期以來一直鍾情于有著巨大潛力的中國市場,鄧文迪憑藉流暢的中英雙語交流能力和迷人的社交風采已在新聞集團上下給其帶來了「默多克形象大使」和「亞洲外交官」的美譽。
  與此同時,鄧文迪不斷對新聞集團在亞洲的運營和投資施加影響,使得亞洲成為了該公司增長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場。鄧文迪還成功策劃了一筆總值在3500至4500萬美元的針對中國互聯網的投資生意。此舉得到了老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稱讚,但卻與拉赫蘭的經營戰略存在矛盾。
  而安娜一直也毫不隱瞞自己對哪個孩子贏得默多克繼承權的關心。在《家族企業》一書中,安娜列出了一系列可能導致默多克傳媒帝國分崩離析的因素,其中就包括默多克臨終前沒有指明繼承人從而導致家族成員的爭鬥的情況。
  此次拉赫蘭的辭職,以及默多克最終更改股權分配方案,為鄧文迪「上位」甚至最終掌管傳媒帝國創造了絕佳機會。還有人斷言,鄧文迪是此次新聞集團大變局幕後真正的「始作俑者」。

鄧文迪213936
鄧文迪213935
鄧文迪213934
鄧文迪213933
鄧文迪213932
鄧文迪213931
鄧文迪213930
鄧文迪213929
鄧文迪213928
鄧文迪213927
鄧文迪213926

上傳鄧文迪的照片




關於鄧文迪的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用戶可以立即顯示評論
(必填)
(必填) - 不公開
(可選)